王子舟:民间图书馆也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地标

2017-12-22

“阅读+”主题系列对话

阅读空间,城市之光

12月7日下午,第七届书香中国·北京阅读季阅读盛典“阅读+”主题系列对话之五“阅读空间,城市之光”在天桥艺术中心举行。活动由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李潘主持,邀请北京发行集团董事长李湛军,国家图书馆典藏阅览部主任兼少年儿童馆馆长王志庚,中国新闻书店总经理张程,模范书局创始人姜寻,涵芬楼书店副总经理王永康,中国书店副总经理张晓东,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王子舟共同探讨北京作为全国文化中心,如何结合国际化视野创建阅读之城;探讨北京作为文化窗口与世界文化城市的关系,结合“书香北京”这张城市名片,探寻“北京最美书香空间”。

 


对话精华

民间的图书馆也是城市的文化地标,这些民间图书馆塑造了城市的想象力,它使城市及城里的人们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
王子舟:民间图书馆也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地标

城市民间图书馆分为学人自办的私人图书馆、连锁扩张的加盟图书馆、社区图书馆、会员馆、绘本馆、组织机构附设的图书馆、流动图书馆、特定群体专业图书馆、线上图书馆等。

城市的民间图书馆比乡村图书馆出现得晚一点,但是从2016年左右开始发展也很快。首先是学人自办的私人图书馆,古代有私人藏书楼,民国时期有私立图书馆,但解放以后都取缔了,这些年开始恢复。比如说我们都熟知的韦力先生藏书的西苑书楼。还有作家黄葵把自己的住宅住房让出来做一个私立的公益图书馆,还有深圳的作家王扉创办的一个图书馆。还有最有名的2015年创办的杂书馆,学者藏书楼的出现是复活了古代私人藏书传统,而黄葵、王扉、高晓松他们复活的是民国时期的私立图书馆的传统。

第二类是很多城市加盟连锁的图书馆,像广州的荒岛图书馆发展很快,这是社区里出现的一些连锁店,地产商也比较青睐它。当然在社区当中有一些互助自助的社区图书馆,比如说像南京女孩拾柒办的猫耳图书馆,福州也有个女孩子租借厂房办的图书馆,但是这类图书馆存在的时间并不太长。还有两个海归在奉天城外办的图书馆。

第三类就是俱乐部式的会员图书馆,比如武汉文泽尔办的私人图书馆,以德文书、法文书为主。还有复旦大学一个学生在宿舍里办的同人堂图书馆,这都是会员的。

第四类是面向儿童的绘本图书馆,这一类特别多,成千上万家。像最早的北京的皮卡书屋,还有快乐开始中英文图书馆。

第五类就是组织机构附设的图书馆。比如商务印书馆的涵芬楼、当当在宿迁客服中心建的当当书吧,都是免费开放的。还有三联韬奋图书馆,以及西班牙在上海领事馆办的塞万提斯图书馆。

第六类就是城市的流动图书馆,像快乐小陶子就是在社区开辟一个地段,穿一点服饰,拿点书就和孩子们开始亲子阅读了,办完后收起来就走。还有北京比较有名的徐大伟办的流动民间图书馆,他以赠书为主,原来在国子监,现在搬到了草场胡同。

第七类叫做真人图书馆,就是社团社会组织举办的真人图书馆,举办完了以后就完了,当然很多图书馆也在做,社会上做的要比图书馆做得多。

第八类是针对特定群体创办的专业性图书馆,像杭州西湖边上张铭的音乐图书馆。北京西城区专门针对盲人的心目图书馆,为盲人讲电影是他们的一个特殊品牌。还有就是在兰州穆斯林图书馆,已经二十多年了,它是除了伊斯兰经学院之外最好的一个穆斯林图书馆,经常有外国学者到他那里做访问学者。

第九类是线上图书馆,比如深圳的青番茄,但一直没长熟,办了几年就倒闭了。和青番茄形成对比的是老约翰绘本馆,它既是网上的,同时还在各地办实体店,所以老约翰绘本馆活下来了。

城市里的图书馆类型比较多,有的是交叉的,有的就是绘本馆,有的是儿童馆,还有主要的个体图书馆在一、二线城市,加盟馆大多在二、三线城市,像老约翰绘本馆在我的老家呼和浩特都有,还有城市民间图书馆的出现给城市提供了新的公共空间,提供了包容性和活力。民间图书馆,特别是其中的读书会对公民性格的养成,品格的养成也有促进作用。还有很多服务在城市里能提供,在乡村不行,比如线上会员制乡村里是行不通的。

城市里民间图书馆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地标,大家知道公共图书馆经常要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城市的名片,追求大的面积,国际著名设计师的设计等等,看上去都非常美丽、漂亮,但是民间的图书馆做不到这一点,他有时候就躲在一个深巷里头,但是它也是城市的文化地标,这些民间图书馆塑造了城市的想象力,它使城市及城里的人们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